首页 > 社会新闻 > 文章

寻亲16载 病母盼女归

  黎平县九潮镇宝寨村,48岁的罗柳英拖着瘦弱的身体照看着六岁的孙子,一边打理着家务,一边念叨着:“勇艳丢的时候和他一样大,现如今不知道她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想起走失十六年的女儿杨勇艳,罗柳英的眼泪就快要涌出来,心脏也隐隐作痛。

  16年了,罗柳英从未放弃寻找女儿,因思念过度,引起了严重的心脏疾病。自从做完心脏手术后,罗柳英一直靠药物支撑:“相当于在心脏上放了一架机器,不吃药,机器就不转动,心脏一停,人也就没了。”罗柳英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见女儿一面。

  “勇艳,你在哪儿?”罗柳英再一次泣不成声。

  “妈妈,给我一角钱,我要去买胶圈。”女儿至此一去不回

  罗柳英永远忘不了那一天:2003年7月28日。

  那天是农历的6月29日,全村迎来一年一度的“吃新节”。村里各家各户邀请了远亲近朋相聚“吃新”,大量摊贩涌进村里,贩卖各类零食、生活用品及饰品,更吸引了四周村寨的男女老少前来,平时鲜有陌生人出没的寨子热闹如集市一般。

  罗柳英早早地从山上摘来两筐梨,准备卖点钱补贴家用——尽管丈夫杨家富在外打工,但是家中还有两个老人和3个子女需要照料,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一晃,到晌午了,家里也来了不少客人,考虑到婆婆一人在家忙不过来,她收拾起东西往家里走。

  “妈妈,给我一角钱,我要去买胶圈。”下午3点左右,女儿杨勇艳跑到厨房对罗柳英说道。杨勇艳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平时很听话,加上家里节日气氛浓,正忙着杀鸡待客的罗柳英从身上掏出了几毛钱随手递给了她,女儿就开心地顺着家门口的石梯往大路上去了。

  大约6点左右,罗柳英终于忙完手中的活路,正招呼着家里来的客人吃晚饭,却没有看到自家女儿,“勇艳这姑娘怎么还不回来?”在门口喊了几声没人应,罗柳英把家里从里到外找了个遍,没见着人影。又跑到勇艳大伯家和常一起玩的小伙伴家都没有找到,罗柳英慌了,她意识到:女儿不见了。

  天渐渐黑下来,仍不见孩子的身影,村里一部分热心的人开始帮忙寻找,田间、山上、村子附近全部搜了个遍。

  一夜无眠。

  这一夜,罗柳英仍期待着勇艳是在哪家睡着了,第二天又活蹦乱跳出现在她眼前。“她灵活得很。”灵活在当地是聪明的意思,“家里的座机号说一遍她都记得住,她不可能走丢的。”

  第二天,仍不见杨勇艳身影,罗柳英无措地给远在广州的杨家富打电话。

  第三天,杨家富到家,并向九潮镇派出所报案。

  “我们相信,女儿一定还在,有一天总能找到。”一家人走上漫长的寻亲之路

  杨家富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走失。从广州回宝寨的路上,一失神就坐过了站。

  报案之后,杨家富一边向警方提供线索,一边和妻子继续在村里以及附近的寨子找寻,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

  “到处找不到人,我们夫妻俩判断,孩子很有可能被拐跑了。”杨家富动了出门寻女的心思。他只身前往浙江、广州沿海大小城市,一边打工维持生计,一边张贴寻人启事找女儿。因家里还有10岁杨庭刚、9岁杨勇刚两个儿子和两个老人要照顾,罗柳英就在家里等消息,终日以泪洗面。

  罗柳英不识字,请人写好寻人启事:勇艳,你在哪儿?你还记得吗?我是妈妈罗柳英,你爸爸杨家富……旁边附上杨勇艳的照片,打印了一大摞放在家里,听闻亲戚朋友外出打工,就拜托他们带上去张贴,浙江、福建、深圳……到处都贴满了杨勇艳的寻人启事,仿佛充满希望却又如同大海捞针。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不想放弃。”

  2005年,听说临近的村子有人知道女儿的下落,罗柳英匆匆赶过去。“那人开口就提钱,我们说要先见人再给钱,他不肯。要他提供线索也说不出来。”罗柳英知道是骗子利用他们寻女之心想要骗取钱财,只好作罢返回了家中。

  2006年,又听说在黎平县城有人知道女儿在哪儿,杨家富从浙江赶回来,夫妻俩满怀期待地跑到了县城,还是无果,“不过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罢了。”杨家富很是失望。

  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心力和金钱,杨勇艳仍然杳无音讯。

  时光流逝,儿子杨庭刚、杨勇刚都已长大成人,同父亲一样,也踏上了寻亲之路,辗转到全国各地,一路打工,一路寻找。“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还有个妹妹,期盼着她能回来和我们团聚。”杨庭刚说,有了互联网之后,他们还尝试了通过QQ、微博、寻亲网寻找。

  此外,杨家富还去公安局采集了血样,“我们相信,女儿一定还在,有一天总能找到”。

  “勇艳,你在哪儿?”重病母亲盼望再见女儿一面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贵州省安顺新闻网_安顺权威新闻门户_今日热点新闻http://www.asstzb.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