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顺教育 > 文章

贵州一信用社主任为两情人疯狂骗贷,信用黑名单上的人也能贷

2017年9月,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公安局发布,9月14日,水城县公安局境外追捕组在云南省孟连县公安局和六盘水市公安局相关警种支持协助下,在缅甸第二特区(佤邦)将“猎狐行动”在逃人员杨某某抓获,水城警方连夜于9月15日凌晨将犯罪嫌疑人杨某某押解回国。杨某某于2012年至2014年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大量骗取贷款。
据红星新闻调查,杨某某即杨进辉,潜逃前系水城县农村信用联社花戛信用社主任。多个信源证实,杨进辉在担任信用社主任期间,多次以做工程等理由,大量冒(借)用他人身份,向信用社疯狂借贷,而这些贷款,后来全被转到两名女子账户下,而这两名女子与杨进辉均是情人关系。
按照水城县公安局公布的消息,杨进辉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共计骗取贷款180余万元人民币。而水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如果只是100多万,杨进辉应该会想办法偿还,而不是选择跑路。
杨进辉的涉案金额究竟是多少?水城县公安分局以办案人员出差和案子移交检察院为由,拒绝了红星新闻的采访。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风光
从信用社一般员工到主任
朋友:“感觉很拽,大家都想请他吃饭”

杨进辉的老家,在水城县顺场乡九归村岩脚组鸡罩冲寨。顺场乡位于贵州省水城县西南部,是水城最边远最贫穷的贫穷乡镇之一,这里的村民大多为杨姓。
杨吉兴是杨进辉妻子,1月13日,47岁的她告诉红星新闻,她和杨进辉是娃娃亲,起初夫妻关系不错,生下一儿一女。“后来杨进辉不管家了,最长的一次3月没回家。一气之下,我带着儿女到乡镇街上租了一间房子倒卖民族服饰,赚钱养家。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一直跟他闹离婚,但他不同意。”杨吉兴说,跟杨进辉夫妻多年,没参加过一次他在外面的饭局和聚会。
杨进辉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初中毕业后,杨进辉进入父亲所在的龙场信用社工作。杨吉兴记得,杨进辉一开始在信用社只是普通员工,月工资只有100元左右。那时他对家人很好,单位逢年过节发的水果他都会带回家。
没多久,他被调到蟠龙信用社。由于离家远,杨进辉开始不常回家,夫妻长期处于分居状态。
杨进辉当年身边的朋友说,杨进辉被调回龙场信用社后,从一般工作人员成为主办会计。随着农村贷款需求的越来越大,他也因此而膨胀。杨进辉的朋友、顺场乡中学校长宋光云记得,有一次他坐杨进辉的黑色皮卡车去水城县,一路上杨进辉接了十多个电话,“大家都想请他吃饭”。
很快,杨进辉又被调到花戛乡(水城县最偏远最贫穷的一个乡镇)担任信用社主任一职。杨进辉家的多个亲戚称,杨进辉一度被认为是家族荣耀。之前朴素随和的他,当上主任后也开始爱摆架子了。“感觉很拽。村民找他贷款,不表示表示一般就贷不到钱。能请他出来吃饭,觉得很有面子,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把他请得出来。”宋光云说。
杨吉兴回忆,杨进辉回家的次数比以前更少了,回家时手机一直响,接电话也要避开家人。“他只爱自己的工作,朋友一个电话他就去了,而家里人有什么事,他一般都不回家。”
杨进辉老婆说,杨进辉不但不管家,还经常回家要钱,“有一次他回家来,把我买狗的100元也拿走了”。
膨胀
有点权力,可以批贷款
情人前夫:一起打麻将,我就发现不对劲

在宋光云看来,杨进辉其实内心很孤独,因为“信用社主任既不叫官大,也算不上有钱,只是在当时那个背景下,有点权利,可以批贷款”。正因为有了这个权利,很多人都想巴结杨进辉,这其中,就有吴延仙和刘艳。
2018年1月8日,被骗贷的张家富见到杨吉兴,十分惊讶。
张家富告诉红星新闻,4年前经常陪伴在杨进辉身边的,并不是杨吉兴,而是一个叫刘艳的女人。这让张家富一度认为,杨进辉和刘艳是两口子。
宋光云告诉红星新闻,杨进辉跟刘艳是情人关系。“他们在城里租了一套房子,有一次吵架,杨进辉打电话让我去劝”,宋光云说,在刘艳之前,杨进辉还有另外一个情人吴延仙。多名当年跟杨进辉有过接触过的人也都这样说。
宋光云说,刘艳和吴延仙都是40多岁。其中,吴延仙自称在广西有工程,刘艳是成都人,和水城一叶姓男子结婚后,到水城县城学做化妆并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美容院,后因经营不善倒闭。
水城县顺场乡政府一位女干部告诉红星新闻,杨进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经常接受别人的宴请,出没大小酒店。有一次,杨进辉请她吃驴肉,去的时候看到杨进辉和刘艳打麻将,“打的是200元的,一场麻将,可能就要输掉我三个月的工资,喊我打,但我根本不敢上。”
宋光云说,杨进辉和刘艳经常牵手进出,就像两口子。这种关系,随着杨进辉的潜逃而结束。
红星新闻找到刘艳当时的丈夫谭先生,他也承认了以上事实。“有一次打麻将,我就发现不对劲(指杨进辉和刘艳关系暧昧),后来她经常不回家,也不管娃娃,我们还经常为此吵架,最后就离了。”
圈钱
为情人资金需求不断骗贷
借贷担保人:不具贷款条件的他也能办

“这两个女人,起初都是以做项目需要贷款,或者合伙做生意等为由接近杨进辉,并最终成为情人关系。”宋光云说,为了满足情人在“项目”上的资金需求,杨进辉不断想办法,利用手上的权利,把钱从信用社贷出来。而放贷的前提条件,必须要找到借贷人和担保人,于是他频繁参加各种活动,结识各类人员,并从中寻找“潜力人员”。为了取得别人的信任,杨进辉先帮助这些人贷款,然后出于感谢或信任,这些人就会用各种理由和手段,帮他找人来贷款。
罗祥和宋光云,就是其中之一。罗祥是六盘水市钟山区公安分局警务助理,宋光云当时是顺场乡法德小学校长。前者寻找贷款目标,后者寻找担保人。
张家富和罗祥曾是同事。张家富说,当时一起考进钟山区公安分局的十几个人,关系都很好。罗祥平时出手相当阔绰,吃饭要选贵的,而且每次都是他开钱,他还常请大家出去玩。当警务助理不久,他就买了一辆奥迪A6,和女朋友拍婚纱照,花了两万多,结婚时18辆婚车全是宝马奔驰。“他给大家的感觉,就是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张家富说,一次罗祥找他,说他媳妇想开一个美容院缺点钱,让帮忙在银行贷点钱。
张家富的家庭条件并不好,除了一份1600元的警务助理工资,并无其它经济来源,也没有任何抵押物,担心在银行贷不了款,但罗祥说他在银行认识人,什么都不用,只需要一张身份证和本人到场就可以。
罗祥开着他的黑色奥迪车,把张家富送到花戛信用社。杨进辉和刘艳请他们两个吃中饭,“感觉他俩就是两口子”。在杨进辉办公室,杨进辉让张家富把身份证拿给工作人员复印,然后让他在贷款合同上签字。
之后不久,罗祥被单位开除,还出了车祸,张家富也没有过问贷款的事。
罗祥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杨进辉当初确实让他喊人去帮贷款,张家富也是被他喊去贷款的,但钱最后都转到刘艳账上。至于罗祥叫了多少人去贷款,他则以“出车祸以后,很多细节我都记不得了”为由拒绝回答。
宋光云则利用校长身份,让学校的老师为杨进辉利用他人身份信息“骗贷”提供担保。
顺场中学的老师彭稳志,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当初碍于校长情面,才答应在贷款合同担保人一栏上签字,但杨进辉拿来的贷款合同,都是空白的,根本不认识贷款人。
现在,彭稳志名下能查出为他人担保的贷款有8笔,最低10万,最高43万,信用社工作人员上门为他算过一笔账,说按照现在的工资,要扣152年才能还完。
而宋光云的名下,也有43笔为别人提供担保的贷款,涉及金额高达200多万元,顺场中学80%的老师,每个月只能领1500元基本生活费,其余的大部分工资全部被扣偿还贷款。
外面的资源用完后,杨进辉甚至把手转向亲人。杨清是杨进辉的外甥(大姐家的儿子),结婚找杨进辉贷了2万元,还清后准备再贷款做生意,杨进辉却说“贷不到”,随后杨清就出门打工了。打工回来,信用社却找上门摧款,才知舅舅当初用他的身份贷了20万元。
杨进辉的亲弟弟杨进荣,一家人就靠他在贵州省贵阳市背背篼养活,让他没想到的是,哥哥竟然也冒用他的身份,在信用社贷款25万元。
宋光云说,杨进辉的胆子很大,有很多人根本不具备贷款条件,有的个人信用,甚至已经上了黑名单,他也敢把贷款办下来。
潜逃
非法贷款无力偿还后跑路
水城公安:共计骗取贷款180余万

红星新闻调查了解到,杨进辉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贷款,均是2年期,每个月先还利息,最后一个月还本金。
刚开始,杨进辉通过不断找人贷款,来偿还之前的贷款利息,所以一直没有出事,但随着窟窿越挖越大,最终无力归还,只能跑路。
杨进辉跑路后,当初用自己身份信息给他贷款和担保的人,则纷纷接到催还贷款的电话。张家富说,接到信用社的电话后,去查流水,才发现他那天上午和罗祥在杨进辉办公室签完字,当天下午一笔高达25万元的贷款就打到他的银行账户,上账8分钟后,这笔贷款就莫名其妙被一次性划转到刘艳的账户。
顺场乡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信用社的工资待遇长期以来都不错,乡镇信用社主任收入更是可观,一年少说也有20多万,应该说,在一个乡镇领着这样一笔薪水,日子会过得很好,“但杨进辉除了玩,一样都没捞着,在城里连一套房子都没有”。
2014年9月12日,水城县公安局对杨进辉立案侦查,此时,杨进辉已潜逃。
宋光云还记得,杨进辉跑路前,曾打电话给他,说:“我做点工程,差点钱,借我两万”。
据知情人向红星新闻透露,杨进辉潜逃前还给顺场乡一位做工程的老板开口借20万,这位老板给了他50万,而此前这位老板曾找他贷款20万,杨进辉没贷给他。
按照水城县公安局公布的消息,杨进辉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共计骗取贷款180余万元人民币。但宋光云说,杨进辉骗贷的钱不止这个数,“光是我,就有235万”。
水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一位内部人士也表示,如果只是100多万,杨进辉应该会想办法偿还,而不是选择跑路。
杨进辉的涉案金额究竟是多少?水城县公安分局以办案人员出差和案子移交检察院为由,拒绝了红星新闻的采访。水城县人民检察院负责宣传的人员则告诉红星新闻,杨进辉的案子有些证据需要补充,已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腐案之鉴
停止办理抵押担保贷款
只办农户贷款,超15万需联社审批

在水城县,杨进辉并不是农村信用联社腐败个案。
红星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到一份由贵州省六盘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谭龙坤违法发放贷款二审刑事裁定书,裁定书中提到,谭龙坤任水城县蟠龙、龙场、南开农村信用合作社主任期间,未按规定召开审贷会,在贷款发放的过程中,指使职工以倒签字等方法,违规发放34笔贷款,涉及违法发放贷款金额共计1097.50万元人民币,案发时造成900万元贷款未能归还,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杨进辉和谭龙坤曾是同事,谭在龙场当主任时,杨是主办会计,因此有不少人都说,杨进辉是谭龙坤的“徒弟”。宋光云对红星新闻说,杨进辉冒用他们骗取的贷款,金额至少也是上千万元。
水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花戛信用社现任主任刘相阳,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杨进辉当年就像“蚊虫”一般,挖了不小的坑,但“不会有那么多(指宋光云说上千万)”,刘相阳说,在杨进辉当主任的那段时间,给乡镇一级信用社主任的权利确实大,造成大量不良贷款,但具体涉案金额,他拒绝透露,“还没审判,不能乱讲”。
红星新闻来到水城县农村信用社,就杨进辉骗贷一事进行采访,办公室主任谭杰说杨进辉早就被开除了,但具体情况不清楚,“我们没有请你们来采访”。
不过一个事实是,随着谭、杨等出事,信用社对乡镇一级信用社放贷进行了控制。刘相阳说,从2016年开始,乡镇信用社全部停止办理抵押担保贷款,办理的都是农户贷款,类似信用卡,根据农户的信用等级发放贷款,超过15万元的贷款,需要联社审批。
红星新闻获取的一份《水城县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领导小组关于印发水城县集中清收公职人员拖欠农村信用社贷款实施方案的通知》,这份通知附件的统计明细表上,全县在信用社担保拖欠贷款的公职人员多达1274人次,金额30675.99万元,而公职人员借贷拖欠的有57人次,金额1252.5万元。
红星新闻调查了解到,目前很多拖欠贷款的人员已经被起诉到法院,但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是贷款使用人或是被冒名贷款,而拒绝偿还。
“贷款我又没得一分用,凭什么要我还。”张家富说,如果真的要扣钱,他就辞职,出门打工。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的十几位公职人员也表示,如果一直扣发工资,他们也要辞职出门打工,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身上背的贷款,就像一个污点,会永远背在身上。
(文中刘艳、吴延仙为化名) (原标题:《信用社主任为2个情人疯狂骗贷 信用黑名单上的人也能贷》)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贵州省安顺新闻网_安顺权威新闻门户_今日热点新闻http://www.asstzb.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