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顺教育 > 文章

在兵荒马乱中坚守教育规律

  视觉中国供图

  “最近大家都在看电视连续剧《小别离》,我劝家长不要因为期待太高,而把孩子压垮。这种出人头地,少数孩子可以达到,而大多数孩子是吃不消的。”新东方教育集团的新晋CEO周成刚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专访时说,我们不要追求让孩子都当学霸都颜值高都做成功人士,我们要学会接受现实,让他们在高速发展的社会找到一席之地,持续健康地发展。

  孩子的成长过程总是问题百出,确实让家长着急。跟新东方自身一样,到9月7日,新东方上市10年了。创始人俞敏洪回忆上市之初几年:“为了迎合投资者的需要,我们曾经不顾教学质量拼命营销;为了迎合世俗的眼光,我们曾经忙乱投入失去方向;为了迎合某些个人的欲望,我们曾经扭曲文化失去公正。”周成刚说,当年很多公司在喊要颠覆毁灭新东方,而投资人和股市也有各种增长的利润压力。新东方不淡定了,好像不像其他上市公司一样运作,自己分分钟就会被市场淘汰一样。

  “新东方走过错路,但幸运地纠正了。虽然我们现在挣钱的速度慢了,但在投资人的期待与社会担当间找到了平衡点。而且结果并不坏,新东方年收入10年前是10亿元左右,今年已经超过了100亿元。”他认为,孩子的成长过程也是有很多纠偏机会的,家长学生在追求“更好”的过程中,不能忽略这个教育规律、成长规律。

  周成刚认为,电视连续剧《小别离》暴露了中国的一个社会问题——有钱没钱都不开心,大家都太着急了。

  焦虑是因为有了更多的选择导致。10年以前,出国还是稀缺资源,大多数人是砸锅卖铁送一个孩子出国。新东方号召大家从绝望的大山砍下希望的石头。而现在,很多人卖一套房产就可供孩子留学,你既可以去国际学校,可以去重点中学的国际部、国际班,而且目的地国很多,没有正确答案。所以新东方倡导的成长观也在变:不要动不动就说“速成”“最短路径”“最好效果”“最大成功”。

  《小离别》中海清总在渲染:努力的目的就是进重点中学,然后是好大学好工作。“为了一个好学校,设定的人生巅峰体验太短太近,导致功利主义和短视行为充斥教育过程。”美国金融界的朋友告诉周成刚,他们当初觉得中国学生聪明能吃苦,就投入了大量的奖学金培养。后来发现,这些中国留学生到了华尔街有了好工作就不再进步了,不想再去改变这个行业,好像“20万美元年薪已经很好了”,他们的激情与内心的渴望已被耗尽。美国人便不愿再将大把的钱投在这方面了。“很多西方国家之所以值得我们学习,是把孩子的兴趣潜能与努力方向结合起来。”周成刚说,我们着急是因为中国的家长都有一颗望子成龙的玻璃心。

  如何看待教育成功,如何认识和与自己的孩子相处?是当今家长最大的课题。

  周成刚说,我们的前辈们小时候没有电视,而我是电视陪伴成长的一代,现在的孩子是手机一代,将来是虚拟设备的一代。“当时看电视也被长辈说危险,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变化,是人类不能控制的”。

  只能是让教育方式改变,而不是要如何改变他们。

  因为手机就是未来的一部分,如果一个孩子不会帮你摆弄手机、下载App,人家肯定觉得他很傻很不成功,这已经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技能了。

  所以父母要调整好自己的“中国心”,而不要处处说NO。

  周成刚一位在日内瓦的同学,高级知识分子,悉心培养儿子,从小会德、英、法语,中文也很流利,想让他做个大翻译家。可在高考前,孩子发现,自己的梦想是当个好木匠,就报了技工学校。

  这件事不仅让周成刚同学的“中国心” 碎了,也让周围朋友的“中国心”受到重创。

  最后父亲让步。

  周成刚说起与手机一代相处的困境,显得感同身受。

  他儿子大学暑期回来,在胳膊上文了个巨大的怪兽。刺青是永远不能抹掉的。“就是扫到一眼,那一瞬间,我的心几乎停滞。针扎在儿身上,其实是扎在我们夫妻俩的心上!那不是地痞流氓吗?我培养你那么大,就给我带回来这么个图!好几年了,我都没仔细看过上面的图案,心脏受不了”。

  经过反复的内心独白和咀嚼苦楚,周成刚才跟儿子交流了刺青问题。孩子说,这样很酷,体现了他的个性。

  “我也是强忍才没有爆发。直到今年奥运会,看到林丹背上也有那么大一块刺青,我的心结才略微解开了,原来上进青年也是可以文身的”。周成刚说。

  而经过潜移默化的影响,儿子也有点后悔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转载至: 贵州省安顺新闻网_安顺权威新闻门户_今日热点新闻http://www.asstzb.org.cn

09月11日教育早报

家教智慧:改掉孩子坏毛病的好方法当你看到孩子光着脚丫子踩了泥巴就在床上蹦跳……。很多家长都头疼,为什么...